水榭花盈水榭盈花萌妻嫁到腹黑大叔寵壞我小說

100

萬豪酒店。

宋悠然緊跟著前面的中年男人,「舅舅,買我設計稿的人真的約我們在這裡交易嗎?」

急匆匆走在前面的中年人停下腳步,不耐煩道,「真的!你已經問了我三次了!」

高級水晶燈的光打在宋悠然臉上,一片蒼白,她緊緊抱住懷中的文件袋,那裡面裝的是她這幾個月來的心血——服裝設計稿。

「可是……你不覺得在酒店交易很奇怪嗎?」宋悠然咬住下脣,扯著張尤成的袖子,說出心中疑慮。

張尤成煩躁地按了好幾下電梯鍵,冷眼看著滿臉防備的宋悠然,「你又不是成名設計師,誰還會騙你的設計稿不成?別墨跡了。」

宋悠然抿著脣不再接話,低頭進了電梯。

葬宇棺,那是孕育出了整個宇族的聖物。只有宇族族長能夠掌控,甚至就算是天族的老祖宗也無法動用。可是現在,在宇族族長沒有絲毫感覺的情況之下,卻是就這樣輕易的落入了姜雲的手中!直到姜雲的指尖已經擠出了一滴鮮血,向著葬宇棺滴去的時候,宇族族長這才終於回過神來,想起了之前天雲生傳回來的關於姜雲如何收伏了斷刑刀的消息。

眼下爲了給媽媽籌手術費,她也顧不得這麼許多,只能咬牙去了。心裡焦躁到極點的她自然是沒看到,張尤成的臉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微笑。

頂層到了。

電梯門打開,張尤成立刻抓了她的手,向走廊深處的房間走去,兩排並列的黑衣人冷冷地掃視舅侄二人,無人阻攔。

宋悠然的不安情緒放大到了極致,可手腕卻被張尤成牢牢扣住。

張尤成滿臉堆笑敲開了走廊盡頭V818的房間門,宋悠然被他強拽著推了進去。

開門的男人正經而嚴肅,對二人說:「Boss在洗澡,宋小姐在這裡等會兒,張先生跟我去簽合同吧。」

「好的好的,就來!」張尤成按著宋悠然坐下,倒了一杯水遞給宋悠然,附帶一句話,「悠然乖乖在這兒完成交易,想想你媽。」

房間裡只剩下宋悠然一人,她聽到裡間傳來曖昧的水聲,越發不安,下意識想逃離這個地方。

張尤成的話猶然在耳,她不能因爲「感覺不對勁」就放棄這籌錢的大好機會。

宋悠然灌了自己兩口水來消除緊張,餘光瞥到房間門沒關,心裡稍微平靜了一些。

浴室門突然開了,一片霧氣騰騰中,一個男人闊步走出來。

沈澤乾隨便地披了件浴袍,一串水珠從他發尖滑落,沿著他鍛鍊得宜的肌肉線條墜入地毯。

太好看了,刀削劍刻出的一張俊臉,輪廓硬朗卻生了一雙桃花眼,可惜這雙眼睛在他臉上格外冷漠,男人周身散發拒人千里之外的冷硬氣質,寒潭桃花不過如此。

宋悠然一時臉紅耳赤,暈乎乎地呆楞在原地,眼睛黏在男人身上撕不下來。

男人向她逼近,陌生男性的味道襲來,讓她的臉騰地一下燒起來,好像有誰點燃了體內一把無名火,燒得她乾渴難耐。

身體異樣的熱,她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好像空調製冷功能失控了一樣。

好熱啊……

男人挑眉看著宋悠然遞過來的設計稿,神色冷然。

宋悠然坐在沙發上,百爪撓心,明明喝了那麼多水,現在卻口乾舌燥的不行。

她的眼神不自覺瞟向沈澤乾的腹肌。

他可能是嫌麻煩,浴後也沒有拭擦身體,水珠不斷地沿著浴袍下若隱若現的肌肉滑落。

宋悠然愣愣地看著,體內好像有火在燒水榭花盈,燒得她腦子一片迷糊,她低下頭用深呼吸來控制自己紊亂的呼吸。

男人逕自仰頭驕矜地吐出一圈煙,煙霧曖昧地在空氣間四散,暈開男人過于堅硬冷漠的稜角,熱度在房間裡蒸騰發酵。

「你舅舅說你很缺錢?」

突然的發問,讓宋悠然吃了一驚,反射性地擡頭,不巧撞進一雙寒潭冷眸中,渾身一個激靈。

一片煙霧繚繞之間沈澤乾一雙凌厲冷然的眼眸正緊盯著她。

宋悠然呼吸更亂,胸口不受控制地劇烈起伏,爭奪空氣,額角汗珠成股留下。

「是。」

宋悠然強自鎮定,逼迫自己擡眼迎上男人莫測的視線,他眼底深不可測的冰冷寒意,讓宋悠然覺得渾身汗毛豎起,她趕忙又低下頭。

男人那股君臨天下的王者氣勢,讓她不敢直視。

沈澤乾把玩著手裡的火機,火光映照他堅硬冷峻的側臉,帶著上位者的高傲。

「成年了?」

男人的聲音猶如冰川中的寒風,在宋悠然耳邊呼嘯而過。

「嗯,剛滿十八。」

她幾乎要坐不住了,身體不僅熱得反常,就連四肢也開始使不上力氣,說話聲音變得軟軟的。

沈澤乾放鬆地依在沙發上,單手撐著頭,明明只是在隨手翻閱一本設計稿,卻像帝王一樣傲慢冷淡。

「我才不要做個半途而廢的讀者,除非他再也不更新了,否則我就追他書到老!」孫辰變吃蘋果,邊滑著這些評論,一個不小心,他便咬到了手指頭。他沒說話,只是默默地放下了手中只咬了一口的蘋果,打開了電腦不斷碼字……他知道自己現在唯一能回饋給這羣可愛的讀者們的事情,就是多寫點文出來,讓自己的名氣重新打響,而不是真的打擊。

他的手生得很漂亮,修長白淨,骨節分明,來回閒適悠然得翻閱設計稿。

宋悠然盯著這雙手,在一室寂靜中,她心跳聲猛烈鼓譟起來。

她突然對被這雙手深入接觸,產生了渴望……

間做選擇,真是難爲你們了』,但考慮到現在最令人頭疼還不是阿君,而是另外一個禍害,自覺悲慘的我實在沒有去安慰處境比我要好的人的義務。我向女人擺擺手追著阿君的腳步離開,那女人猶在不甘心的大叫著:被騙了……以後,你一定會被他背叛的!背叛?那種事情大概是香菜隨時打算做的——如果有人願意出個她滿意的好價錢的話。

荒謬的念頭不斷在她腦海中來來回回,小腹那一股邪火更加猛烈的燃燒著,她感覺自己快要被逼瘋了,顫抖著用手擦去額角的汗水。

我這是怎麼了……

宋悠然終於意識到,身體的異常狀況十分不對勁。

難道是他在水裡下了什麼嗎?

她狐疑不定地打量沈澤乾,而對方則規矩地保持之前的姿勢不動,翻著她的設計稿,根本沒在看她。

正當她放棄懷疑這個男人要使壞的時候,低沉的男聲再度響起,撩動著她的神經,「你媽媽的手術費就缺這三十萬?」

宋悠然後背已經汗溼了一片,她顧不上思考這個男人是如何得知她媽媽的情況,反問道:「您是真心想買我的設計稿嗎?」

如果是的話,那你趕緊收下我的設計稿,然後給我錢,完成交易啊,現在我可是已經熱得受不了了……

她臉燒得紅撲撲的水榭花盈,心裡強撐著一口氣念叨著,想要儘快結束這次不懷好意的會面。

「這設計稿能值三十萬?」男人挑眉笑了起來,劍眉星目,眼角飛桃花,融化春冰,一副美景。只是這盛世美顏卻邪氣得很,他的眼裡分明帶著鄙夷和輕蔑。

宋悠然腦子已經燒糊,四肢無力,她傻傻張開嘴,被對方姿容所迷惑,不知該作何回答。

也不等她的回應,男人裂金碎玉的聲音又繼續鏗鏘傳來,輕蔑又不屑,「我出這三十萬,買的是你!小丫頭。」

點擊繼續閱讀小說《萌妻嫁到:腹黑大叔寵壞我》(書號: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