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星棋牌:你的名字真正的結局你的名字另外三種

100

我曾經有段時間不看動畫片,覺得這是給小朋友看的,而我已經老了。後來我發現這是個即狹隘又錯誤的觀點,不信的話把宮崎駿的的電影翻出來再看看。這些導演啊你的名字真正的結局,用了動畫藝術的表現形式,想講的卻不止小孩子之間的事。比如說新海誠在一次訪談中,很大方的跟公衆說,我拍的電影,受衆定位是在25歲以上的人。

新海誠的熟識度和宮崎駿比起來,在國內肯定是比不上的。但若是提起他幾年前的一部作品《秒速5厘米》,可能不少人都聽說或看到過,這是部經典之作。他最近有部新作《你的名字》,正在上映。怎麼形容這部新作的好呢?如果用冬季羊絨衣物來打比方,《秒速5厘米》的羊絨成分達到80%秒殺很多款,那麼《你的名字》就是100%的純純山羊絨。

從音樂到視覺再到劇情再到觀影節奏,這是部360度無死角的電影。怪不得有人把新海誠稱爲宮崎駿的提前轉世靈童。這要放在武俠世界,拍出這部片子的新海誠就像是剛練成九陽神功從密道中一躍而出的張無忌。

一見蘇雪痕果真把陸夢麟給帶回來了,在場的衆人紛紛露出了會心一笑。果然還是要請蘇家這丫頭出馬啊!英雄難過美人關,古人誠不欺我等也!「陸大人!」以劉牛兒爲首,在場的衆人紛紛向陸夢麟行禮打招呼。陸夢麟點點頭,算是和衆人打過了招呼,然後將目光落到了劉牛兒身上。

《你的名字》是個愛情故事,是個跨越時空也要相愛的故事,當然穿插著隨手拯救了人類的橋段。在空間維度上,女主在鄉下小鎮上,男主在東京大都市;在時間維度上,女主和男主相差了3年。這就是他們相愛需要跨越的障礙。

儘管現實中多少愛情死在了兩地分隔上,但在電影中的愛情面前,空間是太容易跨越的障礙了,比如男主即使不知道小鎮叫什麼,也能吃碗麵就遇到在這個小鎮生活過的麵店老闆。

而看似難以逾越的時間障礙,只要導演設置一個神奇的信物就能完成。就好像全智賢的《觸不到的戀人》,男女主角2年差的時間交通工具是個信箱。在這部電影中則是被稱爲產靈的紅繩。它不僅充當了男女之間溝通的交通工具,還指引著他們在某個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的黃昏,有了真正的面對面相遇,即使只有幾分鐘時間。

在這次短暫的面對面中,他們爲了讓對方記住自己的,提議在各自的手掌心寫上對方的名字。然而時間太短了,他們還未寫完,筆已經掉落,黃昏已過,他們又處於兩個軌道的時空里。男主的手上只留下了女主寫的一橫,女主的手上留下的也並非是男主的名字,。在那一瞬間,男主選擇的不是寫下自己的名字,而是寫下了「喜歡你」三個字。如果沒有這三個字,「你的名字」其實毫無意義。是這三個字賦予了「你的名字「最本質的意義。如果不」喜歡你「,記住」你的名字「又有什麼意義呢?

而且剛剛衝出來的妖怪都是些小蝦米,比他高級不了多少。搞偷襲,一槍就能弄死一個。剛剛飄到破天神艦的一個裂口處,歷天生就是看見了一大羣妖怪從破天神艦各個出口狂奔而出。然而這些妖怪完全是自尋死路,一出來就讓天上密密麻麻的戰艦轟擊得渣都不剩。歷天生有些可惜的往邊上飄,然而就在這時,讓他驚掉了下巴的一幕。他前方居然有個妖怪會鑽地,更恐怖的是這個妖怪被轟擊出來了之後居然裹在了一層光罩之中,然後抗住了上百道極速戰艦的雷霆之矛。

而之後的劇情是,男女主都忘記了彼此的名字,但依然有個紅繩將他們牽連到了一起,終於有一天,那個紅繩結出現的時候,在地鐵里,拐角處,上下樓梯口,依然叫不出彼此的名字,卻認出了彼此。這就是男主爲什麼選擇寫下「喜歡你」三個字。

這是部happy 的愛情片,觀衆們可以懷揣著我又相信愛情了的美好憧憬,滿意離席。

可是,有沒有想過《你的名字》可能有的另外結局呢?

比如說結局一:女主即使洞悉了彗星給鄉村帶來的毀滅性的災難,但是在說服鄉人們離開危險區域,發出警報依然失敗了呢?原本該發生的一切,500多人的死亡,這樣的悲劇依舊發生,這是注的定的, 而個人是如此的渺小,在歷史的滾輪中,一個人兩個人的力量只是螳臂當車,男主之後忘記了女主的名字,即使隱約中覺得有發生什麼,但是在往後的幾十年歲月中,男主必然不可能遇到女主,因爲她已經隨著那場自然災害死去了。

再比如說結局二:女主成功的讓鄉人們倖免於難,她也活下來了,在接下來的幾十年歲月中,她和男主依然生活在兩個不會有交集的地方,她做她的小鎮姑娘,他當他的東京白領,不論空間還是經歷毫無交集。

再比如說結局三:女主成功的讓鄉人們倖免於難,她也活下來了,很幸運的她也來到了男主所在的城市,東京。他們甚至搭乘同一趟地鐵,每天在某個地鐵站口擦肩而過,即使她頭上的紅頭繩你的名字真正的結局,划過他的臉頰,他們卻無法感受到彼此曾經的熟悉,他們不會覺得曾經認識過彼此,他們將在接下來的人生經歷中將殘存的記憶消磨殆盡。總之等到橫亘在彼此之間的時空障礙不再成問題時,一切卻已經結束。

結局一是《大話西遊》的至尊寶和白晶晶,即使有月光寶盒,至尊寶也無法阻止該發生的一切,因爲變成猴子去西天取經是如來佛祖早就安排好的一切。

結局二是《Once》(情難獨奏)里的男女主角,我拖著吸塵器,穿越萬千人海和你在街頭相遇,難以置信的默契合奏,之後轉身告別永遠沒有再見。

結局三是《一代宗師》中的宮二和葉問,即使曾經「葉底探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多年後的相遇,也只能一句「有過你」。是曾經有過而已。

上海的冬天溼冷,寒氣逼近骨子。今早,小雨細碎,新天地大部分店鋪都還沒開門,我趕了個早場的《你的名字》,謝謝新海誠爲這部電影設計了現在這種結束方式,走出影院的時候,雨停了,當霧霾聲充斥著朋友圈,上海是大藍天。